正文
创业是信仰——维鸽智能合伙人的故事
发布机构:办公室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0-11     信息来源:宁波杭州湾新区
字体大小:【】     浏览次数:      背景颜色:

  真实的创业者都知道,创业一直就是件困难又曲折的事情。可惜由于种种谬误,大众从媒体或者身边朋友口中获知的印象,却是创业是一件无比风光而且一帆风顺的旅程。

  赵鹏和四个合伙人就是这样一群普通而又真实的创业者。他是维鸽智能科技(宁波)有限公司的创始人,在手机行业摸爬滚打10多年,诺基亚、索尼爱立信、摩托罗拉都曾是他的客户,他也是富士康(北京)最早的员工之一,曾为富士康拿下数百亿大单。从2014年创业至今,他的事业开始走上正轨。

  创业是有代价的

  2001年,赵鹏加入富士康。当时为了服务客户诺基亚,富士康准备在北京建厂,赵鹏也成了北京公司最早12个人之一。在富士康的岁月里,赵鹏接触多家手机厂商,并为富士康谈下数百亿的订单。

  2012年,传统的手机巨头纷纷成为了时代的弃儿,功能机时代结束。“我始终不愿相信这些现实,摩托罗拉当年都发射卫星了,诺基亚这么大,说没就没了。这些都是我曾经的客户,我开始思考手机发展之路在哪里”。赵鹏决定辞职创业。

  2012年以后,赵鹏一直在做手机产业供应链的生意,给一些手机厂商提供配件。虽然很赚钱,赵鹏却不认为这是一份可以长久的事业。通讯行业从文字发展到声音,从固定发展到移动,那么下一步会不会发展到影像通讯呢?但是做影像通讯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,就是互联网的带宽不够,“路没修好,高速是跑不起来的”。

  随着中国高速宽带网络的建设,赵鹏嗅到了行业发展的契机,他打算创业先研发一款智能硬件,以高速互联网为通路,以光学投影为载体,再进一步打造出光影通讯终端互通的通讯平台。

  2014年初,赵鹏决定组建团队,开始创业。2015年,正是创业最火热的时候。创业团队的核心大部分来自外企。让赵鹏没想到的是,这些团队成员却给这个创业公司带来了很多大企业病。

  “当时陷入了误区,觉得要组成豪华的创始阵容,就能赢得胜利。”赵鹏告诉记者,初创团队的成员多为企业中高层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结果导致团队的矛盾不断积累。

  2015年5月的一个周六,赵鹏决定跟所有人摊牌。开了一整天的会,团队始终无法在目标上达成共识,赵鹏无奈只能解散这个团队。“解散后的几个星期,根本无法入眠,除了经费的损失,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打击。”

  创业是种信仰

  对于赵鹏来说,创业是种信仰。

  解散团队一周后的深夜,赵鹏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。“赵先生,我是王伟,在网上看到过你的创意,非常地感兴趣,能否聊聊。”当晚,他俩在电话里聊了整整两个小时。第二天,又见面聊了一下午。

  “当时看到赵哥的创意就觉得很震撼,回家和媳妇儿商量后,又跑到赵哥的办公室去看初代产品。”王伟告诉记者,自己在华为从事软件设计工作,为了争取媳妇儿的同意,他还把初代产品抱回家里和河南老家进行展示。“经过不断验证,更坚定我跟着赵哥创业的想法。于是,我成为公司的第一个合伙人。”

  到了6月底,赵鹏的第二个合伙人黄深荣开始出现。“也是晚上打电话给我,直接到我家来看产品。”赵鹏笑着告诉记者,黄深荣是自己富士康时期的同事,后来在小米手机从事采购工作多年,手握大量的供应商资源。在黄深荣的引荐下,投资商张小平也加入创业团队。2016年6月,随着最后一名合伙人陈春明的加入,维鸽5名合伙人的框架正式搭建完毕。

  将近一年时间,赵鹏创业团队都在寻找这款智能视讯投影的方案解决商,不少深圳的方案解决商都拍着胸脯说没有问题,但制造出来的样品要么无法开机,要么运行不顺畅。“这些方案商都是做手机的,我们的产品属于‘影像通讯+人工智能+无屏’,没有先例可循。”赵鹏告诉记者,设备运行中的散热风扇会产生噪音,而视频通讯的麦克风需要屏蔽这些噪音,光是这个问题方案商就无法解决。“最后我们通过自建研发团队,实现方案的自我研发。”

  2015年6月开始,赵鹏创业团队的智能视讯投影先后研发了三代产品,直到第三代才满意。第三代被命名为vgen智能视讯投影,功能不止办公投影,还有家庭影院,视频通讯等功能。他们还开发了一款基于安卓系统的App。在通讯行业做了多年,赵鹏对5G通讯非常期待。5G通讯为物联网提供基础,5G时代的网速,将是现在100倍,“在5G时代,视频通讯就非常轻松了,你同时和20个人聊天都很轻松,这也将最大程度放大维鸽的优势。”

  当然,智能硬件设备只是赵鹏创业团队现在做的单点突破。未来,他还有更大的梦想,那就是打造一个连接各类智能硬件,以光影投射为手段的智能影音通讯应用平台。

相关新闻
    最新关注